欢迎访问异或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华银集团名盘停工烂尾背后:涉黑诈骗非法集资

时间: 2019-10-20 10:13:42 | 来源: 新浪财经综合 | 阅读: 150次

调查 | 涉黑、诈骗、非法集资:名盘停工烂尾背后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调查 涉黑、诈骗、非法集资:名盘停工烂尾背后

中房报记者 高拯坤 | 北京、河北涞水报道

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注定结局的故事。

2007年至今,布局涞水的十余年时间里,河北华银基业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银集团”)从偏安一隅,逐渐成长为一家典型的区域型房地产开发企业。

2012年,河北省涞水县以涞水新城名义征地两千余亩;2014年,涞水新城因违法占地被原国土资源部挂牌督办;2016年,经过整改的涉案土地被曝光未发生任何改变;2016年底到2017年初,华银集团快速布局环京的张北、承德、石家庄、雄安新区和海南省东方市。

华银集团先是依托政企合作开发,实现快速扩张,紧接着再次发力布局热点区域,却不曾想最终被其发家之地的涞水新城拖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走访了解到,华银集团资金出现断裂,旗下多个项目已经事实上烂尾,涉及范围广、数量之大令人震惊。因涉黑等问题,华银集团法人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立案侦查。

华银集团称,今年以来,公司在企业经营、项目建设、上下游合作关系上出现了较大波动,加之历史遗留问题,股权被查封和负面因素影响导致资金出现重大困难。

最新的消息是,2019年10月18日,河北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保定市涞水县委书记王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在涞水县委书记任上,王义民曾两次因土地问题被处分。

目前,第三方评估机构正在对华银集团资金进行评估,待司法机关对华银集团涉黑案件出具正式结论后,结合资产评估结果,将明确问题的最终处置方式。

烂尾的重点项目

从涞水县城出发,沿保野公路向北十余公里的位置,路东就是华银城(人才家园)的施工现场。如今,交房日期已过,但项目仍然处于“无限期”的停工阶段。

2019年10月13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来到这里看到,施工现场大门紧闭,警卫室的玻璃已经破碎,仅在侧面留有一条小路,项目周边人迹罕见。紧邻保野公路的两个地块已经盖起了几十栋高层,但并未彻底完工。再向东走,剩余的地块被围栏遮挡,开槽之后就停止了施工。

保野公路西侧,原本规划为科技型中小企业孵化器项目的地块,杂草丛生,写着涞水新城的广告牌已经破败,也看不到规划中紧邻这里的学校、写字楼。

这一天,涞水上空阴云密布,雨中的华银城略显萧条。但是,距离华银城几十公里,同样陷入烂尾境地的华银天鹅湖国际生态城却比这里更“热闹”一些。当天,一则视频在多个业主微信群里流传,内容大致是维权业主遭遇工作人员的粗暴对待。

华银城是涞水新城的生活功能配套区,华银天鹅湖则是涞水新城的三大板块之一。两个项目陆续烂尾,意味着披在华银集团身上的华丽外衣被彻底撕下,也意味着其在涞水十余年的战略布局走向衰败,甚至是陷入举步维艰。

华银天鹅湖也面临烂尾问题

公开报道显示,2007年,经河北省保定市政府一位主要官员的引荐,石家庄本地房企华银集团进入涞水县。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国家战略背景下,涞水这个保定市下属的经济落后县试图借此时机扭转局面,实现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这也是引入华银集团的初衷。

布局涞水后,华银集团首个项目就是依托北京的十渡景区和涞水本地野三坡景区打造的旅游度假项目,即华银天鹅湖,主要针对北京的旅游、养老和休闲需求。

2012年,华银集团与涞水县合作面进一步扩大,开始共同打造涞水新城。华银集团官网的介绍显示,涞水新城总规划用地175平方千米,由占地65平方千米的华银天鹅湖、85平方千米的新兴产业示范区项目和占地25平方千米的中国航天科技城三大板块组成,将打造成为承接非首都功能的桥头堡。

违法征地留隐患

曾经辉煌的政企合作项目陷入绝境

有地方官方背书的华银集团一直头顶着光环,无论是涞水县街边的广告栏,还是华银集团的宣传文案,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提到涞水新城时,落款会同时出现“华银基业集团”和“涞水县人民政府”等字样。特意突出的官方背景令华银集团在涞水一路畅行,但是这种合作并没有真正为城市带来高速发展,反而将彼此拖入深渊。

在当年涞水新城的运作模式上,涞水县和华银集团进行了分工,其建设用地由当地政府提供,除部分企业投资的项目外,其他各类园区项目均由华银集团出资金并负责开发和运营。

搞开发最关键的土地问题解决了,但是规划中的蓝图尚未实现,就已经东窗事发。2012年4月,涞水县以涞水新城名义陆续向石亭镇7个村庄征地2061.84亩,其中1403.58亩提供给华银集团旗下的河北京创投资有限公司,用于园区道路、管委会办公楼、规划馆、创业大厦等公建项目和华银城住宅项目。

2014年4月到9月,涞水新城因违法占地被原国土资源部挂牌督办,经过两年多整改,最后结果为涞水县政府收回京创投资1403.58亩土地,将违法征收的2061.84亩土地退还给集体经济组织。

河北省纪检监察机关因此对当地相关领导干部做出了党内警告处分、行政记过处分,以及诫勉谈话。涞水县委、县政府还向保定市委、市政府作出了书面检查。

这并非结局,反而为最终的烂尾埋下伏笔。2016年整改之后,有媒体报道称,涉案土地并未发生任何改变,存在处理结果与实际不符等诸多情况。原因是经过平整的土地,如果退还给集体组织并恢复原状,意味着政府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

━━━━疯狂后的困局

保野公路西侧仍是荒地一片

此前有媒体报道援引当地国土资源局人士的话,透露出涞水县对于违法征地的态度,即违法事实已经形成,只能等省里批准,批准一块地,就开工一个项目,如果没有批准,就不允许建设。同时,涞水县用地指标大部分将优先满足涞水新城建设。

涞水新城惹了麻烦,但是华银集团并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2017年7月,华银集团发布的一则消息显示,其在涞水新城已完成200多亿元投资。在2016年底到2017年初不到半年的时间,华银集团以迅雷之势在环北京的张北、承德、石家庄等区域以及雄安新区完成布局。并且剑指南方,在海南黄金旅游圈上的东方市也完成了布局,这个项目也一度被华银集团认为是继华银天鹅湖之后的另一个明星品牌。

这个明星项目也并非一帆风顺。2017年2月11日华银集团与资金链断裂的海南东方龙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框架性合作协议。约定由华银集团在3个月内投入5.7亿元来解决资金困境问题。但是协议签订后,华银集团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出资义务,致使龙城公司化解债务风险的工作无法推进,并最终解约。

有业内分析人士称,对于烂尾,坊间有传闻质疑华银集团根本没有实力运作涞水新城,进入涞水依靠的是强硬的地方政府关系。但是现在来看,更大的可能是涞水新城土地问题和开发投入,消耗了华银集团的大量精力和金钱,加之快速的对外扩张,且布局的项目不顺利,使其资金出现问题将退路堵死。

开始铤而走险

资金出现问题之后,华银集团试图依靠商品房销售来缩小资金压力,但是在华银天鹅湖和华银城最初销售的时候,市场认可程度并不高。华银集团一直在努力摆脱这种局面,早在2009年开发华银天鹅湖项目时,华银集团就推出变相集资销售模式。购房者购买天鹅湖别墅只需要付首付,这部分首付交给理财公司,银行按揭由理财收益来支付,几年后,开发商以一定溢价回购房子,由于这一销售模式涉嫌违规,不久华银集团停止了这一销售方式。

资金压力大于违法成本,最终使华银集团彻底陷入疯狂。其之后的种种行径仿佛一团乌云压在所有购房人的头顶,甚至使当地政府陷入被动局面。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环京楼市火爆以来,华银集团在天鹅湖项目和华银城销售过程中通过以提前获取首付款的方式来解决资金难题。这一模式在环京房地产项目销售中普遍存在,即收取购房者首付后,仅签订商品房购买协议,而等一年甚至更长时间才签订正式购房合同。

一位薛姓购房人称,其购买华银城时被告知需缴纳18000元团购服务费才能具备购房资格后,在缴纳20%首付款、签订合同之后,华银集团承诺一个月内办理网签备案,但是却并未履约,反而多次要求业主再次提交征信报告及贷款资料,多次以各种理由要求业主追加首付款,并且限定时间不补首付款就单方面清退房源。

多位受访购房人还指称,华银集团在销售中一直存在着虚假宣传、欺诈隐瞒等行为,例如将五证不齐的“图纸房”刻意掺杂在五证齐全的房源中售卖,鼓吹其区位、配套优势。

“补了首付款仍然没有给我们办理贷款及网签备案,后来我们才得知所购买的房子很多都手续不全。”这在薛姓购房人看来略有滑稽,因为购房之初,对于五证是否齐全的问题开发商始终说没有问题,可是在近两年的维权中却发现,五证不全并非个案。甚至有业主的合同中填写的预售许可证被张冠李戴,比如购买华银天鹅湖的房屋,合同填写的预售许可证编号却是华银城的。

陷入深渊

尖锐的问题难以得到快速有效的解决,使华银集团和购房人间的矛盾不断激化。

类似于10月13日网传的华银天鹅湖冲突并不少见,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的多位购房人证实,在近几年的维权过程中,华银集团多次威胁、恐吓业主,甚至采取暴力手段。令他们匪夷所思的是,业主所组织的多次上访均遭到拦截,华银集团的消息总能快人一步。

“涉黑”或许是华银集团的另一个“罪名”,也非个案。华银集团除了在涞水令人恐惧,在海南也有着同样的行径。有公开报道称,在上述海南东方龙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华银集团解约之后,华银集团数次雇佣社会不法人员对其公司及员工实施的各种侵害行为,是典型的黑社会性质的不法侵害行为。

“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出自德国著名哲学家弗里德里希·尼采的经典著作《善恶的彼岸》的这句话,前面还有一句“与怪物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

公安部门对华银集团进行涉黑侦查

这或许是华银的写照。2019年6月26日,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发布公告称,已经成功打掉了盘踞在涞水县以华银集团为依托的犯罪集团,要求受害人配合调查取证,限令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

公告未说的是,华银集团法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立案侦查。这似乎宣告了华银集团的末日来临,所产生的后果着实令人吃惊。

问题房屋套数惊人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获取的官方统计报告显示,华银城2地块共14栋楼,其中4栋没有土地手续,余下的手续齐全,已售1518套,已备案915套,未备案603套,没有土地手续的4栋楼销售319套。地块建设完成90%。3地块共15栋楼,7栋楼手续齐全,3栋有施工许可证,8栋没有土地手续,已售1191套,已备案355套,未备案836套,没有土地手续的8栋楼销售609套。部分楼栋尚未开工。4地块共22栋,其中13栋手续齐全,共销售2035套,已备案1156套,未备案879套,9栋办理了工程规划许可证,已经开槽。

天鹅湖项目中金海岸总计177栋楼,4384套,部分手续齐全、部分未验收、部分有工程规划手续,多数楼栋可办理不动产权证。金峪谷总计108栋,3377套,部分手续齐全,部分涉及规划、土地方面的问题。西山廊桥一期A区13栋,712套,手续齐全,B区5栋无手续,341套。金峪谷和西山廊桥仍在整改,无法办理不动产权证。

上述报告称,华银城目前存在的问题是:手续齐全,预售监管资金未打入监管账户,造成不能网签;手续不全,要求网签备案;延期交房;手续不全未开工;手续齐全已网签备案不给合同及发票问题;销售人员恐吓业主,激化矛盾,目前已有一两千人在北京找代理公司索要团购服务费;资金链断裂问题。

天鹅湖项目的问题是:养生宝问题,即购房人交完首付,以个人名义贷款,房屋由开发商代管并返还购房人租金用于还贷,同时承诺8年后交付房屋并办理产权证;盈利宝问题(理财产品),即开发商将房屋抵押给购房人并支付利息,少的交款几十万元,多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金峪谷DA区、BC区购房人要求开工建设问题,目前已经建设8栋,已销售近200户。

年底将有实质性进展

这场历时多年,受到各级单位高度关注的事情,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2019年9月2日,涞水县委、县政府组织召开了关于解决涉华银公司的合法经营、维护施工方和购房群众合法权益问题调度的专题会议,会议要求:一是政府各部门要依法依规支持企业合法运营;二是从目前华银公司资产来看,资产负债率保持在合理范围,各利益有关方要理性平和正确看待涉案人员与企业依法合规运营问题;三是华银公司、业主、客户及合作单位应多方努力、提振信心、共克时艰,维护购房户和农民工合法权益,维护企业稳定、维护社会稳定。会议纪要明确解除天鹅湖建成区1419亩地范围内已有在建工程“三停”(停工、停售、停办手续)措施。

华银集团称,自2019年4月下旬以来,受天鹅湖项目整改和公司相关负责人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事件影响,华银集团在企业经营、项目建设、上下游合作关系上出现了较大波动,加之历史遗留问题,股权被查封和负面因素影响导致资金出现重大困难。

为解决此事,华银集团先期已经成立专项工作小组,资产变现工作正在积极推进,资产变现后用于偿还公司债务,化解公司运营风险(目前正在变现的公司资产有天鹅湖及人才家园手续齐全的现房、雄安及海南项目的债权等);将积极寻求合作,盘活企业资金链。目前正在与多家资金雄厚的企业接触,进行合作开发运营;加快建设手续办理。配合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行政审批局、住建局加快各项目建设手续办理。

“政府也是受害者。华银集团这个事还是非常敏感的,往深了就没法再说了。可以肯定的是项目停工烂尾的主要原因来自资金问题。被立案侦查的也不仅是涉黑,还包括非法集资、诈骗、偷税漏税等问题。”有官方人士称,如果定性为涉黑集团,政府可能会没收其资产,然后找其他开发企业接盘。只要是在规划里的楼栋,开发企业补交土地出让金之后,主管部门将尽快依法依规为其补办各项审批手续。目前第三方评估机构正在对华银集团资金进行评估,待司法机关对华银集团涉黑案件出具正式结论后,结合资产评估结果,将尽快筹集资金,迅速拿出退赔购房款的方案,明确退款周期等问题。“估计今年年底,明年年初会有一个说法。”
最新的消息是,2019年10月18日,河北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保定市涞水县委书记王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在涞水县委书记任上,王义民曾两次因土地问题被处分,除上述河北省纪检监察机关对其进行过的一次处分,在2019年2月涞水县违建别墅问题曝光之后,王义民第二次被处罚。

当时,河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石家庄市鹿泉区和保定市部分县(区)项目违法建设、违规收储土地问题的通报》指出,保定市涞水县“华银天鹅湖”项目是在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没有城乡总体规划和控制性详细规划的情况下实施的违法违规项目,主要存在违法违规供地、违法占地、超规划建设、违规审批等问题。

通报还提到,王义民任职以来,县委、县政府及县相关部门对“华银天鹅湖”项目存在的违法占地、违法建设、违规销售、生态风险等问题长期失察失管,在国内、省内一些地方违法建设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发生后,未及时组织全面排查,未对该项目进行有效制止和查处,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新闻标题: 华银集团名盘停工烂尾背后:涉黑诈骗非法集资
新闻地址: http://www.shovyihuo.com/caijing/992866.html
新闻标签:华银  停工  诈骗
Top